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热点丨市值从500亿到50亿华录百纳还能从崖底爬起来吗?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9-22 08:45 浏览量:

  2014年,彼时市值仅有50亿元左右的华录百纳为了拓宽综艺板块,向蓝色火焰抛出了一笔高达25亿元的收购案,引发了不小的轰动。并购完成后,蓝色火焰董事长、华录百纳副董事长胡刚在2014年底的新年致辞上信心满满:“三年内,我们有信心将公司做成市值逾三百亿的国内领先的综合性文化传媒公司。”

  2018年9月18日夜间,华录百纳发布公告称收到辞职报告,胡刚辞去了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仍在公司工作。

  2014年并购之后,胡刚和蓝色火焰曾经与华录百纳一起达到过巅峰,三百亿市值的豪言并非笑谈。2015年,华录百纳股价最高达到55元以上,总市值一度冲到超过500亿元,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影视传媒公司。但此时也成为华录百纳股价的分水岭,之后便一路下滑。

  时至如今,随着2018年半年报的大量亏损,华录百纳的股价已经下跌至最低5.18元,股东部分质押股票被强制平仓,与曾经的辉煌形成了天壤之别。

  2018年以来,华录百纳控制权变更、半年报亏损、银行存款遭冻结、坏账频出、胡刚与一致行动人减持然后辞职——这家成立于2002年的北京首家影视A股上市公司正面临各类危机的集中爆发和形势剧变。

  2018年上半年度,华录百纳实现营业收入32,567.82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2.77%;利润总额-27,581.02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35.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676.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13.51%。

  据2018半年报显示,华录百纳给出的业绩下滑原因主要是综艺业务失利导致的收入下滑亏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小镇故事》招商收入低于预期大大影响业绩、《跨界歌王》(第三季)参与方式改变、为控制风险暂缓部分客户的综艺及营销服务也导致了业绩的下滑;其次是计提了客户明星衣橱项下对应的三家公司全额坏账准备,影响当期利润总额3,288.10万元。

  从子公司业绩中可以看出,仅喀什蓝火传媒亏损额已达到1.55亿元,职工宿舍突发大火 泉州消防紧迫补救,成为华录百纳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曾经推出《旋风孝子》《我的新衣》《跨界歌王》等多款收视率均破1综艺节目的蓝色火焰在并购之后一直是华录百纳的主力,2014年至2016年三年间,蓝色火焰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达2.30亿、2.28亿、3.07亿,达成了三年业绩承诺。

  但平稳度过承诺期后,2017年华录百纳业绩迅速变脸,《跨界歌王》《来吧,兄弟》《上阵父子兵》等多档节目接连失利,号称筹划四年中国版《深夜食堂》遭遇口碑低谷,最终净利润同比2016年下滑70.88% ,广东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计提了4216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

  2017年4月,华录百纳拟收购《欢乐喜剧人》《喜剧总动员》背后的制作方欢乐传媒,未能达成一致。一边是曾经的主力蓝色火焰接连失利失去了光环,另一边收购新援的计划搁浅。

  三大板块全面下滑,2018半年报综艺业务毛利率是夸张的-145.26%。作为一家以影视、综艺制作为主要业务的传媒公司而言,其内容制作层面一定出现了较大问题——

  曾经推出《永不磨灭的番号》《汉武大帝》等精品剧,却在《深夜食堂》这样的项目上托大,一众明星+成名日本IP最终水土不服;体育板块没有核心竞争力;依靠蓝色火焰发展起来的综艺项目成绩不佳大幅亏损,华录百纳的业务板块便全面败退。

  从半年报披露相关信息来看,下半年华录百纳的计划已经悄然变化。筹划中的综艺节目仅存《国片大首映》第二季、《旋风孝子》第二季,剧集项目虽多,但从题材、人员构成来看有实际进展的均不是大成本制作,可见为了达成控制风险重整旗鼓的目的,华录百纳已不指望2018年能够业绩翻身。

  今年3月,华录百纳宣布盈峰集团拟牵头作价18亿元受让公司17.55%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盈峰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是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此项变动获国资委同意后,公司控股股东由华录文化变更为盈峰集团,华录百纳由国有控股转为民营控股。

  以这次交易的作价计算,入股的估值约为102.56亿元,而截至9月20日收盘,华录百纳市值已经腰斩,目前仅为47.04亿元,何剑锋的这笔买卖短期来看是大亏特亏,另一边看,辞职的胡刚与其一致行动人已经多次减持公司股票,退出之意昭然。

  倒也未必。何剑锋入主、9月18日胡刚辞职,至少说明华录百纳在管理层、控股股东方面已经完成换血,领导层面的变动新闻下面,一定有更多不为大众所知的调整变化,有待于新的团队形成和打磨,在经过2018年的缓冲过后仍有可为。

  2018华录百纳年半年报显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去年增长448.42%,整体战略明显由积极扩张转向收缩。与乐视网这个负面例子相比,华录百纳的收缩明显谨慎得多。并且从报表资产负债情况来看,华录百纳并未面临系统性的风险:其负债总额为6.2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20%,负债水平较低。且其账面货币资金为19.34亿元,仍有很强的流动资产储备。

  即是说,华录百纳的问题更多出在业务经营层面,公司财务情况并未伤筋动骨走向绝路。

  上文提到,广东蓝色火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2017年计提了4216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在完成业绩对赌之后主动计提减值自发爆雷,可见于华录百纳而言,蓝火的问题对内或许已经早有预料。2018年作为华录百纳破而后立的一年,或许会在年底继续计提商誉减值,用2018年业绩大幅亏损为代价,以图明年、后年能够在新的较低起点出发。

  2018年不只是华录百纳的劫难。整个影视行业都在经历寒冬,那些盈利表现稳步增长的公司也同样面临股价下滑,从政策到环境都没有定数。影视圈的诸多问题在2018年集中爆出,行业正处于期待黎明的黑夜之中。

  这样的大环境下,华录百纳的业绩问题倒也不显得那么醒目了——甚至于,在这样的时间段里,“观望”成为了许多影视公司的第一态度,华录百纳如果能够利用好这个转折之中的大环境,尽快完成自身的必要变革,未来绝不只有一片黑暗。

  当然,所有的这些可能性,都要看华录百纳与新当家何剑锋有没有这个推倒重来的本事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