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业新闻 >
产业新闻
原油期货上市对中国意味着什么:从原油定价权到人民币国际化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8-25 18:25 浏览量:

  2月9日,证监会宣布,经过周密准备,原油期货上市的各项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综合考虑各方因素,原油期货将于2018年3月26日,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

  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位业界专家,发现业内普遍对这一新产品的上市寄予厚望,认为这是建立中国在世界原油市场定价权的关键一步,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具有积极意义,而期货公司和原油产业链涉及的实体经济企业都将从此获益。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这样定义中国建设原油期货市场的意义:“我国推进原油期货市场建设,旨在为企业提供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为企业持续经营提供风险屏障。此外,尽管欧美已有成熟的原油期货市场,但其价格难以客观全面反映亚太地区的供需关系。推出我国的原油期货,将有助于形成反映中国以及亚太地区石油市场供求关系的基准价格体系,通过市场优化石油资源配置,服务实体经济。建设原油期货市场是我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和国际化的重要实践之一。”

  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7》资料显示,2016年度,在北美、中南美洲、欧洲及欧亚、非洲,原油消费量和产量相差并不多;中东地区的年产量高达14.97亿吨,而消费量仅为4.18亿吨;亚太地区则是和中东地区完全相反,年产量3.83亿吨,消费量却高达15.57亿吨。

  具体到中国的情况,同样也是生产量远远跟不上消费量。作为第六大原油生产国,中国在2016年的原油生产量为3999千桶/日,而消费量却达到12381千桶/日,这让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费国。

  但在中国的期货市场上,原油期货合约目前仍然是一片空白。倒是原油加工产业链上的一项产品——燃料油,其期货合约在上海期货交易所上市,但成交量寥寥。

  原油,被誉为“工业的血液”。原油价格的变化,甚至可以影响到世界经济的上下波动,而原油期货的交易价格变动,对原油现货市场的影响也越来越大。在庞大的消费需求下,中国推出属于自己的原油期货合约,显得意义非凡。

  海通证券期货研究主管高上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原油期货的上市,将有利于完善整个亚太地区原油价格的定价体系,也能更好地反映亚太地区的原油供求关系。”

  华泰期货原油事业部负责人张卉瑶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中国期货市场如今最缺的就是能源类品种。

  她说:“对国家来说,这是服从于国家的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战略。其实主要的商品期货品种我们国家都有,最缺的就是能源类的,而能源类又是大宗商品里面消费最广的、最多的,所以说原油期货的上市是完善了商品期货的布局。”

  永安期货总经理葛国栋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是高度评价原油期货上市的重要战略意义。

  他说:“这是期货市场响应‘十九大’关于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求的一项重要工作,对于我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一方面,原油期货是国内首个以人民币计价的期货品种,中国是原油消费大国,建立多样化的原油输入通道、树立原油定价中心地位,对我国的经济发展和资本市场的建立健全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有利于国家增强原油全球话语权,保护国家能源和经济安全。”

  南华期货总经理罗旭峰也表示,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作为原材料以及能源的消费大国,定价权尤其重要,这是事关国家战略意义。

  “这就是一个定价权的问题。我们国家过去几年在非常努力地推动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话语权,在联合国、在国际气候大会、在G20、在东盟峰会等等各种各样的舞台上,我们逐步形成了中国走到世界舞台中央的这样一个效果。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助于形成中国在能源价格定价上的定价权,这一点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

  在原油期货的总体设计思路中,明确写有“人民币计价”这一条,也就是说,不管是面对境内投资者,还是境外投资者,原油期货均采用人民币进行计价和结算。

  目前,国际上共有12家交易所推出了原油期货,其中,最主要的原油合约包括三种,分别是洲际交易所上市的布伦特原油、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上市的WTI原油、迪拜商品交易所上市的阿曼原油。这三种原油期货的交易报价均以美元为单位。

  而在中国的原油期货正式上市之后,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也将成为全球惟一一个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上市所在地。

  新湖期货研究所所长李强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原油期货上市在更大一个层面上可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原油长期以来一直是以美元计价,对于中国当前如此庞大的经济体量和对外贸易体量而言已经形成了掣肘。人民币国际化有利于全球交易、结算方式多元化,更有利于贸易全球化,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他补充,除了人民币国际化,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也将通过原油期货的上市向前迈进一大步。

  李强说:“原油期货本质上也是国内衍生品市场走向国际化的重要尝试。由于原油期货涉及海外参与者,其结算、风控、资本项目开放、交割等诸多复杂问题,使得原油期货上市其意义已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新品种的上市,更在于如何探索出打通国际化路径,为未来铁矿石等其他品种国际化做铺垫。同时借助于原油期货的上市,国际化路径上涉及到的制度问题也会解决。”

  据他介绍,目前,期货经营机构大多数仍集中于国内业务的发展,在引导客户“走出去”方面主要是利用诸如香港子公司开展,而将海外客户“引进来”还是相对空白。这也导致我国的期货市场虽然在全球具有非常大的份额,但一直未能真正成为国际大宗商品定价的中心,海外成熟市场对于中国市场仍存疑虑。

  “通过‘引进来’,完善市场参与者的地域结构,使中国的期货市场真正展示在国际资本市场的舞台上,这是中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必不可少的一步。”李强对澎湃新闻记者这样总结。

  罗旭峰也持类似观点。他表示,应该把原油期货作为中国推动国际化、推动市场化战略的重要一环,成为伴随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重要步骤,尤其是伴随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施的重要步骤,因为“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很多都是产油国。

  原油期货注定不可能是一个交易冷清的产品,高上预计,上市之后它将成为商品龙头品种,同时,也会成为商品期货市场上最大的品种,未来可与股指期货的成交量堪比。

  “对期货行业来说,以后发展前景会越来越好,资产配置,以前期货是小众行业,产业客户来对冲经营风险,但现在更多的金融客户会进入商品期货领域进行资产配置。现在国际大行,比如高盛、花旗等,对大宗商品的ETF都是以原油为主,占比在40%-50%以上。所以原油期货的上市对期货行业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她对澎湃新闻记者这样说道。

  葛国栋则表示,原油期货的国际化将积极推动国内期货市场的国际化,加快推动中国期货行业的改革与创新发展,弥补中国期货市场发展的短板——期货公司实力薄弱及国际竞争力不足等问题,抓紧培养一批资本实力雄厚、市场服务能力较强、能够承担建立定价话语权主渠道作用、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本土中介机构。

  他以自己执掌的永安期货公司为例,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了原油期货上市后公司的发展路径。

  “我们将充分借助原油期货国际化的特点,建立服务于‘一带一路’的国际交易平台、期现贸易平台和资产管理平台,发挥公司期现结合优势,参与原油期货的跨国套保和国际交割业务,帮助企业进行外汇保值、掉期、互换等资产管理服务,为实体企业降低境外贸易成本,推动国内企业转型升级,助力国内企业参与国际化竞争;同时公司自身也在服务实体企业的过程中做大做强自身实力,主动承担政治责任,努力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国有特大型期货公司。”

  据他透露,在具体的筹备过程中,公司已经针对地方炼油企业推出了投资咨询项目,目前在做的多个投资咨询项目主要是帮助企业进行价格风险管理和套期保值工作以及点价业务,帮助企业构建交易团队和交易制度,引导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工作。从效果来看,通过点价业务帮助一家600万吨原油加工量的企业节省成本1亿元。此外,也与国际大型原油贸易商建立了联系,对接国内和国外原油贸易资源。通过实地调研新加坡、迪拜等境外原油客户,了解他们的需求并洽谈原油期货代理业务,都取得了很多好的成果。

  他说:“近年来,期货行业创新不断,包括资管业务、风险业务、海外业务、场外业务等等,但如何发展海外客户资源不仅仅是空白,更缺少经验的积累和制度的支持。通过原油期货上市,期货经营机构会在这方面进一步完善业务面,推动期货经营机构服务类别和服务对象的多元化,补服务实体中的短板。”

  上市原油期货,影响的并不仅仅是期货公司,事实上,除了投资相关的资本市场参与者,如对冲基金、银行、散户投资者等,原油产业链上中下游的企业等都是其中的参与者。例如,原油出口商、炼油厂、国际石油公司、贸易商、银行、船运公司、航空公司等。

  张卉瑶对澎湃新闻记者说:“之前所有的原油价格对冲风险只能在国外进行,一些规模不是很大的机构就缺乏了对冲的工具,原油期货上了之后就可以(进行对冲),因为人民币结算的不存在什么障碍。我们国家一直是原油进口国,如果中国进口一多,就会把价格抬上来。美国以汽油为主,但中国春耕秋收,其实是以柴油为主,这个消费习惯是不同的,所以这个品种是可以反映国内真实的消费供需情况。”

  “目前来看,国内期货市场中的化工板块基本是中间品,主要是因为我国是这些中间品的主要生产国和消费国,但由于上游原油价格风险在外,导致不少的化工企业外部风险往往难以有效对冲。有了原油期货以后,实体企业风险对冲具备了理论上的闭环,这更有利于实体企业经营的稳健。而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产业链的完善有利于更多的套利对冲,促使整个市场价格体系更加完善。”